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下药奸学姊
下药奸学姊

下药奸学姊

下课时间……
  喝了太多饮料害我憋了一整节,课一下课我马上冲到厕所去,刚进到厕所就看见两个烟虫在偷抽烟,我也不以为意小我的便。
  “阿强你看这个……”不良学生志仔手里偷偷拿着几包透明药粉。
  “那是啥?……”一边抽烟一边问的不良学生阿强。
  “这个是昨天我大仔给我的好东西……呵呵!”说完奸笑着。
  “是三小啦……不快说。”阿强有点不耐烦。
  “这个叫做小姑娘变淫娃……”志仔用咸湿的口气说道。
  “呵……白痴喔!周星驰看太多吗?”
  “当然不是啊!这个东西可棒了!加点在饮料里面,玉女马上变浪女!”志仔吸一口烟。
  “这……不会是春药吧!”阿强惊讶的说。
  “嘿……聪明!昨晚就靠这个,我上了一个槟榔西施,超爽!”
  这个时候我尿完,走到洗手台瞄了一下,看阿志手中的那包药。
  “真的假的?快给我几包……我也要用!”阿强兴奋的说。
  “呵呵别急!我们这么好一包500卖你。”
  “掯要钱的!好兄弟算便宜一点啦!”阿强讨价。
  “没办法!我大仔说要这样卖的……”
  志仔还没说完,就看那个把风的阿明跑进来:“快走快走……教官来了……”
  “什么?……快!”阿强和志仔慌虽慌,但是不忘了大大吸最后一口,然后把烟熄掉冲出去了。
  这个时候看到这种场景真好笑,忽然间我发现地上有一包白白透明的药粉,我弯身捡起来看,哇!这不是刚刚志仔拿的那一包吗?不知道是真的假的,一小包就500块,真那么好用。
  我注视了一下,忽然间一个穿军服的中年男子出现,害我吓了一跳,我马上把那包东西收进口袋。
  “小柏,你在这里干啥?偷抽烟啊……”教官说。
  “报告教官,我在上厕所……”
  “烟味那么重,还说不是抽烟。”教官说。
  “报告教官,刚刚进来就有烟味了,不知道是谁抽的。”
  “上课了,去上课吧!”
  “谢谢教官……”
  因为本身和教官交情良好,而且他也知道我不抽烟,所以就放我回去了。
  我用冲的回到教室,老师没到同学还是像下课一样哄闹,我偷偷的把那包东西塞进书包,装做无事一样,不久老师就来了……
  很快一下子,又到放学的时候了,在大门口人人都步往回家的路上,走啊走啊!我脑袋空空的什么都不想。
  忽然旁边一位女生叫我:“学弟发呆啊!”
  害我下一跳,原来是社团的学姊,一位非常开朗而且清纯漂亮的学姊。
  “喔……没有啊!”我回答。
  “回家要干嘛?看电视啊!……”
  “没有做功课吧!今天数学满多的作业的……”
  “是喔!这么拼真不愧是资优生!”
  “呵!学姊还不是一样,对了学姊有空吗?可不可以来教我,今天的进度有些不懂!”
  “好啊……反正我也没事做。”学姊微笑说。
  “那走吧!天气阴阴的,我们走快点,可能要下雨了!”
  “嗯……好啊!”
  还是不改笑容,我这学姊真是没话讲,功课成绩是全校名列前矛,而且又是班花,因为同样是柔道社的原因,所以常常接触,也常常到我家教我功课,久而久之就习惯了。
  哗啦……老天翻脸跟翻书一样快,忽然下起大雨,我和学姊快步跑回家,终于来到我家门口了,我拿起钥匙开门,学姊也跟着进来。
  “呵呵!真糟!我们都淋湿了,我拿毛巾给你
  喔!”我上楼拿了一条毛巾。
  下来看见学姊全身湿透,白色的校服,露出了她内衣的浮雕,隐隐约约害我小弟弟有反应……
  “来给你……”我把毛巾拿给学姊。
  “嗯,谢谢!”她擦拭着身体把头发擦干,把毛巾批在身上,我走到厨房看了看餐桌上留了张纸条。
  “我今天不回家,晚餐张伯伯会送来!”每次都这样,爸爸因为工作老是不在家,而晚餐就由附近餐馆的张伯伯包办。
  倒了杯热茶,我走到客厅看着坐在那的学姊,有点发抖:“学姊!你要不要上楼冲个热水澡,这样比较不会着凉。”我问着她把热茶放在她面前。
  “不用吧!就算洗完还是要穿这衣服,也是会着凉啊!”她握着热茶说。
  “没关系啦!我姊搬出去了,她有些衣服还留着,应该可以穿吧!”
  “这样好吗?”
  “没关系啦!走吧……”我推着她的背,推上楼带到我姊的房间:“你选吧!制服我再帮你烘干好啰……”
  “嗯!谢谢……”
  “那我先下楼喔!”然后我就下楼看电视去了,下午六点多,没什么好看的节目。
  正纳闷时,门铃响了,开启门,撑着伞张伯伯笑脸看着我:“小柏啊!你爸爸叫我准备的晚餐来啦来……”
  “不好意思啊!张伯伯,每次都麻烦你。”我提着外送箱。
  “没关系,那快吃完后去做功课啊……掰掰!”张伯伯离去。
  “嗯……掰掰!”提着外送箱,我一盘盘把它摆到餐桌,把一应用具准备好,然后想一想,干脆也去洗个热水澡好了,反正学姊都还没下来,于是回房拿起衣服,上了三楼洗澡去洗完澡。
  那种快感真是不赖,全身通畅,边用毛巾擦头边走下楼,那时学姊穿了件松垮垮连身装,在客厅看电视。
  “学姊一起吃饭吧!……”
  “嗯!好啊!”
  两个人来到餐桌,一边聊天一边吃饭,吃完后,我带着学姊到我房间做功课,而她坐在我旁边看着我的漫画书。
  “学姊这一提我不太懂欸……”
  “嗯!哪里!这个吗?”学姊靠过来。
  我隐约感觉到她的胸部顶到我的手,那时我身体有点发热,小弟弟有一点反硬,我闻到了学姊身上的香味,而她穿的那件松垮连身装让我轻轻一瞄,就能看到若隐若现的美乳,她一直讲解着,而我却没有办法像往常一样专心,因为我发现我的家伙好像全硬了,真是有点难受。
  “嗯!大概懂了呼……学姊我要下楼温热牛奶,你要不要喝?”
  “好啊!那麻烦你啰!”
  “不用客气……”我赶快逃离现场,下楼温牛奶。
  学姊撩人的身材,一直在我脑里回荡,小老弟不听话一直硬着,让学姊发现就不好了,好想跑到厕所打手枪……
  等等,今天不是捡到一包好东西吗?我看着放在客厅的书包,慢慢走过去,拿起了那包粉末状的药,看了半天,我的脸发热,心脏跳的好快。
  拼了,把它倒了一半在学姊的杯子里,把牛奶倒进去,用筷子搅一搅,一路端上的途中,我一直考虑着回头还来得急,可是脚还是不听话直走上楼。
  “学姊这杯给你……”我把加料的那杯端给她。
  “谢谢你啰!你脸怎么那么红啊!害羞啊!”学姊开玩笑的问我一边喝着牛奶。
  “没……没有!大概是温牛奶的关系吧!”
  “呵呵!你继续吧!不打搅你。”
  “嗯……”坐回座位,我根本无心做功课,脑子一片空白,不知道我自己在干啥,又一边注意她是不是喝完牛奶了。
  大概过了20分钟,我发现学姊好像有点不自然,一直冒汗,脸也变红了。
  “学……学姊这题我不会!”我问着她。
  “喔!这题就这样……”她好像没事一样的解说,而我发现她的手一直冒汗,呼吸不均匀,而且心跳得好快。
  “学姊你怎么了……”
  “没……没事,可能是刚刚淋雨,有点着凉,发烧。”
  “那你要不要先去我床上休息一下。”
  “嗯……也……也好!”
  我把她扶到床边,她像没力一样一倒就瘫软在床上。
  “学姊……学姊……”我拍拍她的肩。
  “嗯?”她半开的眼睛看着我,手脚无力。
  躺平的她胸部特显有致,我一直从她的小腿慢慢打量到她的大腿,轻轻的用手摸着她的大腿,她那没有气力的手好像要阻止我一样,但是终究是没有办法阻止我的兽性。
  我大胆的把她连身装脱掉,呜哇,身穿白色内衣裤的学姊在我面前,我的肉棒顶不住了,坚硬到100%兽性,占据我的理性,我跨过学姊身上,我闻着那丰腴的双胸,洁白的肌肤好像豆腐一般,我慢慢舔她的乳房,左手学A片去探她的洞穴,原来那包药让她湿了。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学弟……不可以……”她气若游丝一样说着。
  “学姊!我知道你也很想要,所以我会温柔的。”轻轻的我拨开她的胸罩,微微粉红的乳头出现在我面前,当然自然是情不自禁的吸允,舌尖舔弄着,把她的胸罩脱在一旁。“喔……不要……不可以……”学姊用享受的表情跟我说着,让我更兴奋。
  随后我除掉她的内裤,哇!湿润的洞穴,这样还说不想要,我的兽性让我连脱自己衣服的速度都变快了,我的小老弟像火红的钢铁一样,这么快进去不好玩,我就学A片,抓住学姊的头,把肉棒送进她嘴里。
  学姊嘴巴的温度刺激我的肉棒,她也无力反抗,只能顺着我逞行兽欲,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。
  “学姊我来啰……”我打开学姊的双腿,用老二对准肉缝,磨啊!磨啊。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真的不要……学姊帮你口交就好……啊……”
  我的小头入侵学姊的两片嫩肉,两片嫩肉像是亲吻我的小头一样。
  “不要再进去了……不行……”学姊挣扎着。
  我慢慢往前推,还真难顶,我只能继续慢慢用力推,直到差不多推进半根的时候,好像有啵一声的感觉。
  “呜哇呃……好……好痛……”学姊叫着。
  这时我回过神,原来学姊的第一次被我拿走了。好兴奋,我把全部都送进去了,这样慢慢的交替抽插。
  学姊喘息的叫声,让我不知道她是爽还是痛,我一直猛烈抽插,而肉缝好像欢迎我一样一直分泌润滑液。
  “学弟……停……停……我我……”神智不太清的学姊说。
  我猜她应该是高潮了,所以我只好停一停,慢慢吸着她的乳头,忽然灵机一动我把学姊整个翻过来,那雪白的屁屁对着我,把老二又插进缝里。
  “喔喔……”背后式让学姊叫的更凄惨,应该是更爽吧,我在猜,“啪、啪、啪、啪”出现了A片里的声音,好爽!
  好兴奋!前所未有,学姊的体温,一直在我的肉棒环绕,学姊的叫声,让我更加努力的往前顶,我双手环在她的腰间,下体猛烈顶着。
  她像失了魂一般的叫,床头的镜子,照到了我和学姊做爱的样子,学姊清纯的脸露出了骚样,这可能是我一辈子没办法忘掉的。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我……高……高潮了……”学姊要求停止。
  “再等等……我也快射了……我……呃啊!”有点来不及拔出来一些射在里面,一些射在缝缝,然后一些射在屁股上,好快感……
  我累垮了躺在学姊旁边,然后抱着学姊:“学姊对不起……我做这种事……”
  “你……你这家伙……竟然强奸我……你……
  呜……”学姊哭了。
  “对不起嘛……我真的……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
  “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?……”我问着学姊。天晓的……
  她忽然把我压制坐在身上,把稍微软软的肉棒搓弄着又硬了。
  “哇……”我被她骑着晃着,换我不醒人事了!
  醒来后,看见她睡在我旁边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从此以后,只要是爸爸不在家,我就会约学姊来“研究功课”。
  【完】